善良单纯的小阿板

取消那个医院
☆If kids hate school so much, why don't they end it when ...
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
31
2021/12

取消那个医院

☆If kids hate school so much, why don't they end it when they're generation becomes old enough
 
如果孩子们真的这么讨厌学校,为什么他们不在长大后取消学校呢?

——W008WW

人人都讨厌进医院,但是都不敢取消医院。

— comment

今天的切入点,没品发的这一条帮我完美开头了。 [https://mp.weixin.qq.com/s/llC8zWKPmk006jOAmfrbsQ]

这段时间的焦虑点还是很多的。技术上,很久之前就考虑到,老的域名会在12月到期,要不要继续续费。最后做的选择是,没有继续,也算是对于学生时代的东西,比较完整地做了一个告别。告别了那个名字,也告别了那个身份,最重要的是,告别了那些我曾经做的意图于服务学生和学校的工作—绝大多数的服务尤其是小程序的后端,用的都是老域名—当年的南航并没有https。很多小程序虽然意识到他没有用,但是我的心里其实是不想关停的。当你意识到还会有用户,时不时来访问你的赛博墓地的时候,难免不去动容。但是是时候和过去好好地告别了,因为我已经很努力地试过去和解了。

也就有技术上的另一个问题,当你的很多代码,包括很多未完成的—尤其是滴滴打伞 —— 我最喜欢的那个,可以说经历了滴滴的发展挫折再发展疲软上市退市生命全周期,甚至见证了微信小程序的出生发展繁荣的全周期——我一直想要放到GitHub上开源,也一直拖着没有做,该做了。

最后一个技术上的问题,博客的彻底重构,之于小程序的代码,这可能更多的是我自己的赛博悼念馆。我也早在十月,就开始规划年终总结了。现在的通勤时间变得散乱,让我没有时间去好好写文章了。

回到情感和想法上,最近看了很多关于生不生孩子的讨论。有一种观点是“你老了就会想的”,一种典型的时间流动世界观。一个人很难保证自己不变,因为环境总是在变的。一般人相较于时间洪流,不可避免地总是渺小的那一个。

所以孩子长大了之后,也不会去把学校去掉。不喜欢学校的只是孩子,后来他失去了这个身份之后,也就失去了motivation。事实其实没有变,孩子不喜欢学校,大人不厌恶学校,这两条事实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改变,而人本身,早就不知道随着什么而变了。

一个社区是会随着用户的成长而成长的,社区里的用户也会随着社区的成长而亦然成长。

过去的一年里,两年里,任何人都无法对疫情闭口不谈。这整整对两年,极大程度上永久性的改变了无数人的生活轨迹。我已经无法想象,一个没有疫情的世界。

过去的一年

过去的一年里,开心的事情是真的不多呀。

随着年龄的增长,更多的事情随着自律性的下降越来越力不从心了。对不能够及时跟进最新的东西更加恐慌了。

随着身边的人都陆续从学校毕业,他们也都从QQ毕业了。这个可太讽刺了,那些曾经在QQ空间里转发着嘲讽微信和微信里的父母和微信里的领导的段子的小朋友们,陆陆续续互加微信,再到卸载QQ。

长大了之后,并没有能关掉医院,而是成为了小龙医院的VIP病员。

沟通本身和沟通工具,真的和年龄强相关么?

年中,首先做了一件很勇敢的事情,离开了阿里。其次又做了一件很勇敢的事情,来到了一家我不了解的外企Afterpay。在对照前人的人生轨迹的时候,可能没有想到我会跑路的这么早,这是我脱离影子去做的一件事情,我很佩服自己的勇气。很大程度上,这减轻了我的焦虑,除了工作的压力更小了之外,更重要的是给了我信心 —— 或许我可以尝试着从前辈的影子和脚印里,走出来的更远。虽然我可能背离了最佳实践,但是我可以接触更多的东西;对于后辈,我也可以给出更加多向的例子。

2021年是我对于马克思的想法重新认识的一年。在2020年的时候,我开始接触了解货币经济学,但是惭愧没有坚持下去也没有什么产出。但是马的想法让我对于很多事情背后的运作规律有了更深度的认识。很大程度上,这个马帮助我辩证分析了很多,关于阿里的那个马的很多问题,并最终支持我做出了离开的决定。

过去的一段时间,我变得更加温和了,但我仍然坚持我自己的观点,我看世界的方法,虽然说对于很多事情,我不会选择也难有能力去纠正,或者说去挺身而出了。这让我的小市民感越来越强了。

未来的一年

在这个特殊很特殊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特殊的两周年的日子,我不免向自己发问: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我才可以自由地,大声地,回答,能,明白?

在过去的风平浪静的日子里,总是不断地去抱怨生活的单调枯燥日复一日。但是在单调枯燥更日复一日的疫情中,我们却希望自己的明天能够变回和前天一样。

疫情最大的危害,可能更是摧毁了人们对于未来进行美好期待的能力吧。

世界变得这么糟糕,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我们在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中,嘴上说着能,说着明白,说着可以,说着OK,说着absolutely alright。这些抽象的,符号化的债,可不是用未来的一年,能够还的完的

未来的一年里,具体的事情,无非就是提升自己和补偿过去。但是仔细想来可笑,落到细微之处的规划,竟然会比抽象地社会责任来的更加不明确。我最先想做的事情,应该是把旷日持久的我的博客重构工作完成。

我可能要坚持更多的东西。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我可能过多的去妥协了,妥协为了更好的生活,更少的痛苦。妥协总是有边际效应的,可能到时间该替换成坚持了。

check

2021

  1. [✓] 尽量多去几个 destination list 的地方,更老就更难去了,而且,那里的人,也会走呀。
  2. [✗] 考雅思!
  3. [✓] 积累面试经验,去多尝试一些机会。
  4. [✓] 确认心怡的学校和国家,郑重地加到 destination list

1今年去了西藏哦,对于自己能够成功做到,还是觉得很了不起的。也知道这个地方是更加广阔广义的黑暗参差。
2看来可以继续顺延了。
3我对于自己还是十分满意的,我觉得这可能是我的25’s的hightlight了。我顺便可能把4顺便做好了,虽然可能没有那么好,and

from 2020

5[✗]带好后辈们,因为觉得他们有点失独老人的味道,更不想让他们变成孤儿了。我感觉,我做的远不够好,毕竟不在他们身边。

来自2020年的这条遗留。过去的一年中,我突然觉得,其实他们自己做的真的非常的棒。和我考虑了相同的问题,也考虑了和我不同的问题。在追赶我,也再从全新的领域超过我。一些人还会记得我,一些人可能已经忘记了我,但是我很自豪地觉得,他们终究会做的比我好的。

这一条旷日持久的心愿,也算是以另一种形式完成了。

feature 2022

  1. 去尝试更更多的领域,尝试更更多的可能性。
  2. 尝试学习更多样的语言,both programming and the REAL world language.
  3. 去更远的地方。

写在后边

和时间做朋友是一件太艰巨的任务了。

我之前,总是在各种地方的总结,都去避开技术和很具体的日常生活。因为我觉得,总结和规划,都是应该以我为中心的,而不是某几个很小的点。

太艰巨了,和时间做朋友甚至比让我闭口不谈疫情,来的还要艰巨。

我们清楚地知道,否定过去的时间的实质,就是否定过去的自己,让我们难以去审视自己过去的不齿。我所纠结的表现,就是我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关停博客。

这个时代已经难以去允许自然人真正地发声。身边的一切仿佛发生在1800年,清风不识字的故事在身边接二连三的发生。我们连音乐都回到了2000年,魔幻的现实已经难以用魔幻一词去形容了。

但是我必须要感谢,在过去很久一段时间里,支持我的所有人。哪怕可能我们所持有的观点并不相同,哪怕我们的做法完全不同,哪怕哪怕或许你只是偶尔想起我,我也想说,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出现在你的时间里。

最后修改:2021 年 12 月 31 日 05 : 45 PM

发表评论